大学生创客社交分享平台

最知趣

胃药伤肾,“拉唑”还能吃吗?

胃病吃什么药?

目前大部分胃药的作用机理都是减少胃酸或者限制胃酸的产生,包括中和胃酸的各类抗酸药,比如铝碳酸镁等等;还有阻止胃酸分泌的抑酸药,比如阻滞组胺受体的“替丁”和抑制质子泵的“拉唑”类,其中又以各种“拉唑”类占据着最佳抑酸效果的宝座。

各种“拉唑”类,都是质子泵抑制剂(proton pump inhibitor, PPI),可以和胃壁细胞上的氢-钾-ATP酶泵不可逆地结合,从而在源头上阻止胃酸的分泌。

而各种“替丁”类,则是组胺-2受体拮抗剂(histamine-2 receptor antagonist, H2RA),通过阻断胃壁细胞上的H2受体来抑制胃酸分泌,与PPI们作用于同一种细胞,只是作用在不同的分子上。

PPI的抑酸效果明显好于H2RA,能更快地控制症状提高治愈率[2],这也是市场上各类“拉唑”销量明显好于各类“替丁”的原因。

现在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的PPI一共有6种,包括雷贝拉唑、兰索拉唑、泮托拉唑、埃索美拉唑、奥美拉唑和右兰索拉唑。根据不同医疗机构的药品目录和医疗人员的用药习惯,会给患者开具不同的PPI,如口服的雷贝拉唑、兰索拉唑口崩片,静脉的泮托拉唑、奥美拉唑等。

“拉唑”好用,但不能滥用

PPI适用于很多毛病。它是治疗消化性溃疡如胃溃疡、十二指肠球溃疡的一线抑酸疗法;是胃食管返流病包括糜烂性食管炎的维持治疗;是幽门螺杆菌感染治疗的组成部分;是药物消化道副作用预防如阿司匹林相关胃十二指肠溃疡的一级预防,也是胃酸分泌过多的情况如促胃泌素分泌瘤的对症治疗。

而且PPI对进食后引起的泌酸最有效,所以在每天早饭前半小时到一小时吃一片“拉唑”就能有效,这样一天一次,持续5天吃PPI,最多可以让胃酸分泌减少66%。[3]

然而,大家都知道它好用,也就让PPI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滥用,自行延长疗程和加大剂量的例子比比皆是。于是PPI的不良反应,也越来越值得重视。

胃病患者一定要知道:长期应用PPI,会有不良反应,如腹泻性疾病,萎缩性胃炎,矿物质和维生素的吸收不良以及肾病等。

这次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研究,就专注于PPI治疗相关的肾脏损害,包括急性肾损伤、慢性肾病、终末期肾病及电解质紊乱。

研究者分析了2004~2018年上报FDA的超过1032万份不良反应报告,比较了“拉唑”和“替丁”引起的肾脏不良反应。发现仅仅服用西咪替丁、雷尼替丁和法莫替丁等H2RA的患者肾脏不良反应率为0.7%,然而,仅仅服用PPI的患者报告的肾脏相关不良反应率却有5.6%,足足高出了8倍。


服用PPI的患者慢性肾病的上报率是服用H2RA者的28.7倍,上报的急性肾损伤是H2RA的4.2倍,终末期肾病是43倍,非特异肾损伤是H2RA的7.7倍,肾结石是H2RA的3倍 | 参考文献[1]

除了肾功能的损伤,PPI还可导致镁、钙、钾、钠等电解质的吸收不良,且均比H2RA严重。这种广适应症的药品上市后的后续追踪研究,对医疗人员及用药的人们都是重要的警示。

怎么吃胃药才安全?

当然,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因为副作用就放弃了疗效。

目前对某些疾病,PPI依然是必不可少的治疗。同时,PPI相关的肾损伤风险只是一种观察结果,其潜在机制还不明确,两者之间的因果关联也还没完全建立。

我们能做的,一方面是在用PPI治疗时,只用治病所需要的最低剂量和最短疗程。用PPI超过半年的患者在病情稳定后应该逐渐减量至停药。

还要注意一点,长期使用PPI的患者停药会出现反跳性胃酸分泌过多,症状会有反复,这些都是正常现象。

而对于肾功能不全的患者,一方面要在胃病就医过程中详细说明病史,定期复查肾功能;另一方面在自行买药时注意阅读药品说明书,有疑问就咨询相关医疗人员。要记住,即使研究中用来做对照的H2RA也是通过肝肾共同代谢的,对重度肾衰竭的患者也是要减量应用的。一旦疗效的优势不能盖过其副作用带来的劣势时,及时更换治疗方案,才是明智之举。

所有的治疗都是在权衡利弊。真实世界里的选项,不可能只有好处而没有弊端。“拉唑”是很好的胃药,但也附带着不良作用的风险。说到底,胃痛时还是要去消化内科就诊并遵医嘱,让胃痊愈,也让肾安康。


可以输入10000个字
登录最青春
  • 必填
  • 必填